国家金融与前行实验室年会——深切拉动金融要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目前改革开放的力度非常大,政策推动意愿也非常明显和强烈,我觉得应该推出实质性的政策来推动银行进入证券业,从而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优化金融结构,”4月1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2019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年会上表示。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2019年年会在京召开 专家热议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晓丹地方政府债务问题解决了多少?跨境证券投资增多会不会对资本流动产生冲击?银行投资或参股证券公司能不能做试点?创业板交易制度能不能有所创新?这些问题是4月1日召开的“深入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年会”的讨论重点。

连平认为,目前整个金融体系发展不平衡,信托、保险等行业的发展与银行业的发展差距非常大,“尤其是证券行业,非常不如人意,证券业公司总资产加在一起不到银行业总资产的零头,净资产也只有十分之一。”

图片 1

如何深入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是2019年中国经济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统计,截至2018年末国内131家证券公司总资产为6.26万亿元,净资产为1.89万亿元;同时据银保监会发布的季度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四季度末全国银行业总资产为268.24万亿元,净资产为21.66亿元。

4月1日,“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年会——深入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北京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深入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来自国家高端智库和金融机构的专家学者围绕这一主题,从服务实体经济、优化金融体系结构、防风险与补短板、完善金融基础设施、扩大高水平双向开放等五个角度进行探讨和交流,分享深度思考,奉献真知灼见。

中国金融的结构性问题是啥?

“出现这种状况,我觉得在中国整个金融体系来说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的问题是政策问题,”连平认为,由于存在政策的障碍,银行资源进入证券业受到了很大的限制,“这个障碍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中间规定银行不能投资非银行金融机构以及企业。”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平认为,中国从工业化转向城市化,从过去高效率、高集中度的金融服务体系转向了现在讲究可持续、分散型,且服务于范围经济的这套金融体系,这是中国现在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方面。通过这些金融供给侧改革,我们才能够完成高质量的发展,因为这种发展主要服务于实体经济。

为什么要关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不过,连平称这并非是一个法律问题,而是政策问题,政策想不想让它这样做,“我们在讨论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觉得还是要解放思想,不应该有任何的禁忌。”连平表示,如此重要的问题,关系到直接融资未来的发展,关系到银行体系未来如何能够更好地优化,同时也是解决现存的许多问题比如杠杆、债务等的关键。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资本市场与公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张跃文就“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主题作了详细报道并提出了几项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政策建议。张跃文讲道,一是在发行上市的具体标准上应该结合市场分层的细化,包括科创板的设立,对于上市公司在公司治理、内部控制、信息披露、投资者保护等方面提出一些具体的要求。二是应加强对上市公司的持续监管,不能让企业上市以后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特别是对大股东的监管。三是要继续发挥监管机构和国有控股上市公司的引导带动作用。四是鼓励和协助公众投资者更好行使股东权利。最后是继续加快改革退市制度。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金融在国民经济中具有重要地位,当前对于金融要有充分的理解: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基础制度。

事实上,目前除了证券业外,银行业投资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行业不少,如基金、保险、信托、租赁、理财子公司等。“唯独不能投资或者参股证券公司,在境外业都可以,许多大中型银行在境外都有投行,境内却没有,这就形成了一个障碍,”连平表示。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金融在国民经济中具有重要地位,当前对于金融要有充分的理解: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基础制度。

“优化金融结构就是要克服三个扭曲。”李扬进一步解释,这三个结构性扭曲分别是,期限错配、权益错配、服务对象错配;权益错配与当前的债务过高、杠杆过高是相对应的。

“如果说银行业5%的资本能够投入证券行业,投入到直接融资领域中,证券公司的净资产至少增加50%,”连平认为,同时还有助于银行众多客户中的大量优质客户能够进入上市序列中间,网络的资源则能够更好地为证券业加以运用。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高级研究员、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要通过金融资源结构上的优化来改革,特别是通过科创板等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创新、通过商业银行服务的分化来形成差异化的金融支持,这样才能更有效地支持我国经济可持续增长。

金融脱实向虚,本质是“实体经济供需失衡、金融业内部失衡、金融和实体经济循环不畅”,要联系实体经济的问题来讨论金融问题。来自经济稳增长的压力,以及增强金融体系韧性的急迫性都显示出,加快金融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必须要有真动作。

连平表示,过去大家都担心风险和垄断,以至于长期以来这个问题没有得到突破,“这些担忧我认为都没有必要,从今天发展的情况和国际经验来看,无论是欧洲、美国、英国,各种不同的金融体系之下,商业银行以子公司的形式进入证券行业,对于证券行业的发展会有积极的推动会非常有利;反之对银行业也会非常有利,规模经济效益进一步拓展后,有助于金融体系内部的循环。”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胡滨在论坛上分享了“中国版沙盒监管之构想”。他认为,现在设立监管沙盒的条件、时机都已经成熟。沙盒监管需要有一系列机制设计,包括项目准入机制、运行管理机制、消费者保护机制、政策协调机制和项目退出机制五大机制。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平认为,衡量2019年经济有三个“温度计”——GDP增速、CPI和汇率。

而早在2018年年中,央行原行长戴相龙就曾提出过这个问题,“我们国家金融资本90%集中在银行,证券、保险很少,”不过戴相龙建议有所不同,“建议由几家证券公司合资组建一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投资银行。”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发表了题为“金融科技背景下的‘开放银行’变革”的演讲。杨涛认为,开放银行建设不是单打独斗,离不开各种各样的平台模式。需要从开放银行建设的技术、制度、文化多个层面来真正推动银行业金融机构强化服务实体的初心。

张平对这三项宏观指标的预测是,随着政策组合的落地,2019年经济会稳定在6.1%—6.4%的增长区间,全年CPI增长1.8%,汇率会在6.9左右;2019年中国经济遇到的两个大问题就是PPI转入负增长,以及如何稳定资产价格。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导意见》提出,合理调整国有金融资本在银行、保险、证券等行业的比重,提高资本配置效率。不过,截至目前无论是政策层面还是具体公司层面,未有相关进展。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金融体系内部循环的主要问题是银行业资源不能顺畅地进入证券业,这是直接融资尤其是股市发展长期不尽如人意的原因之一。连平建议,可以考虑有限放开商业银行以金融控股公司模式或者纯粹型金融控股公司模式投资设立或参股证券公司,将银行的资本资源、客户资源和网络资源引入证券业,促进资本市场取得跨越式发展。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出席年会并发表题为《在资本市场开放中防控涉外金融风险》的主题演讲。他提出七条对策,以提高防控涉外金融风险的能力。

“需要注意的是,PPI会在二季度进入负增长区间。”张平提醒,在全球经济放缓、通缩压力加大的情况下,中国经济下半年压力会比较大,PPI转负意味着企业利润下降,这会导致实际利率提高,需要必要的金融及货币政策进行对冲。

“因此,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从单一的工业化金融转向城市化的新金融体制。”张平解释说,传统金融主要为工业化服务,强调低成本-规模效率,进入城镇化高质量发展阶段后,实体经济从工业化要求的规模经济转向了基于城镇化为基础的范围经济,而产业升级的核心也从规模扩张转向创新,金融体系的转型迫在眉睫。

2018年,有一只“灰天鹅”和一头“灰犀牛”。黑天鹅主要是中美贸易摩擦,灰犀牛就是去杠杆。

本文由皇家赌场hj18-澳门皇家赌场网址「首页」发布于 社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家金融与前行实验室年会——深切拉动金融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