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分互联网金融公司都在默认着这群「羊毛党

图片 1

近年来,我国互联网金融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但这种快速暴涨背后却是风险的频繁爆发。除了传统的信用风险,外部欺诈更是成为了一个新的主要风险源,一些P2P公司甚至由于恶意欺诈产生的损失占整体坏账的60%。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新兴互联网金融机构,都要应对金融欺诈这个“蝗灾”。

  原标题:网络黑产PK反欺诈:道高一丈还是魔高一丈?| 愉见财经

随着社交网络以及电信技术愈发进步,电信网络诈骗的套路愈发多样,“薅羊毛”、“软色情”、“猜猜我是谁”这些黑产套路与骗术正在同样在因为技术的升级而无从遁地。猫和老鼠的游戏之中,老鼠变得越来越透明。

利益之战,金融欺诈背后的激烈博弈

  双11”过后,如何抑制网络黑产一度成为业内讨论的焦点话题。“双11”不仅仅是购物者的狂欢,也是黑产的年度盛宴,有媒体报道称,集结的黑产“羊毛党”,可以“薅上一天,够吃一年”。

一场拙劣的电话诈骗,从亲身经历谈起

在互联网金融蓬勃兴起的时候,有那么一群被称为“羊毛党”的人,说他们是黑客有点不太准确,他们的工作并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但这群人却可能会给平台带来远比黑客更大的风险。

  这背后是“卡商”提供账号、黑客提供软件、撸客抢货抢券、收货商收赃并销赃——在灰色地带已经形成一条完整产业链。

上个月笔者收到了一个自称是某电商的电话号码,客服称,“因工作失误把笔者从普通会员变成了商家会员,每个月会自动从笔者银行卡扣掉500块钱商家加盟费。问笔者是否取消。”

就在去年,一百多家P2P公司遭到黑客攻击,损失惨重,光是深圳、浙江两地就有20多家跑路。这群刷客大军如蝗虫过境,一些平台分秒间被薅干。他们成群结队,唯利是图,成为金融黑色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他们是互联网时代的畸形产物,但他们的存在,又有着某种必然。

  在人们看来似乎只是蝇头小利的“薅羊毛”,危害能有多大呢?第一财经记者此前跟踪过一个案例,广州某个互联网金融公司,曾被“羊毛党”薅到倒闭。

笔者一开始表示疑虑,问到为何会出现这种错误登记会员的工作失误,并且情绪有些恐慌,随即表示“需要取消”。对方说,平台不能单方面取消,要联系银行,稍后银行会主动联系笔者取消。

在互联网领域,速度与规模是套在所有创业者头上的魔咒。他们需要向领导交上一份完美的数据,需要向投资人证明业务异常繁荣。「不惧风险、快速前进、忍着亏损先做大、不断扩张、向资本市场讲漂亮的故事。」为了快速扩张,抢占用户,大部分互联网金融公司都在默认着这群「羊毛党」的存在。

  2015年7月,这家融资规模已经上亿的互金公司砸下获客成本,只要投标即可领百元代金券。但这个优惠补贴计划被一伙来自湖南的团伙作案羊毛党给瞄上了。结果,密密麻麻的投资账户薅了代金券、全部买入7天期的超短标,到期集体赎回,包括代金券兑价补贴一起计入,拿钱走人。

连环电话迅速让人生疑,笔者迅速在网页里输入了所谓的客服电话,发现这个电话此前还曾冒充其他电商平台以同样的套路行骗。笔者迅速意识到了,这是一起典型的电话诈骗案例。

「实际上,很多平台希望我们去薅羊毛,平台故意留下漏洞,就是为了增加注册量和业务量。」一位资深的羊毛党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但可怕的是,这群“羊毛党”只是金融黑色产业链中的初级参与者,更为可怕的还有“黑产”军团。

  这家互金平台在此恶意羊毛党事件的重压下再没缓过气来,不久后宣告停业,平台投资人的资金也严重亏损。

几分钟后,一个以186开头的电话打了过来,对方号称是中国建设银行总部工作人员。网页搜索后发现,这个电话同样已经被标记为欺诈,并且“帝吧”有人曾写过被这个电话诈骗的经历。

而所谓“黑产”,其实就是那群在各个渠道搜罗被泄露的用户信息,然后利用互金平台(多为创业公司)风控能力相对薄弱、采用线上审核等业务特点,不断地挖掘新漏洞的高阶「羊毛党」。羊毛党很多时候只是赚取平台给出的各种优惠,而这群人带来的更多是金融欺诈。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网络黑产,包括申请在内的多道环节,已经发展到机器人技术阶段。

于是笔者决定逗对方玩一玩。在纠缠近20分钟的时间内,笔者一直装疯卖傻,问一些对方无法回答的问题,逼的对方恼羞成怒,在最后对方要问笔者详细身份证、银行卡的时候,笔者最终揭露了对方的身份,表示说一直在“逗你玩”。最后骗子扔下一句“贱人”,挂掉了电话。

自2014年开始,众多消费金融平台开通「透支」、「零首付分期」功能。根据用户的信用消费记录,平台提供一定的「透支」额度,可以购买商品享受服务,也就是这些平台,正在成为黑产眼中的肥肉,他们用盗刷传统银行卡的手段,来盗刷网上的消费金融平台。

  网络“黑产”年产值超千亿

笔者还是人生中第一次陪电话诈骗分子浪费了20分钟的电话费。

发展至今,黑产们已经形成了一个集信息盗取或伪造、中介助贷、贷款资金安全转移等环节的完整产业链,他们的存在给整个金融行业带来了血的代价。可以说,找到一种有效杜绝“黑产”金融欺诈的方法已经迫在眉睫。

  网络黑产无处不在。和金融相关的“黑产”渗透于支付环节,比如银行卡盗刷;借贷环节,比如冒用身份信息骗贷、办信用卡、养卡、提额套现;消费环节,比如恶意“羊毛党”等。

事实上,这只是诈骗电话的一种剧本,比较常见的还有“猜猜我是谁”。这类电话往往是套近乎,伪装熟人的方式骗取信任,进而骗取金钱。

为什么大数据会成为“反欺诈”的最有力武器?

  对依靠大数法则发放小额分散贷款的互金平台而言,网络黑产几乎是他们的天敌。对此类数据进行研究追踪的Talking Data首席金融行业专家鲍忠铁称,大多数互金平台上70%的借贷损失,根源是诈骗;这其中,70%是有组织的团伙诈骗。

图片 2

何谓金融欺诈?其本质是行为人对信息不对称的利用,这种欺诈行为往往具有攻击对象不确定性的特征,所以在欺诈风险度量过程中往往缺少风险数据支撑,而这也是构筑反欺诈“防护网”的核心难点,那就是风险大数据的缺失或共享不足问题。

  鲍忠铁给出了一组数据:目前国内网络“黑产”的直接从业者超过40万人;若计入网络“黑产”辅助性质的上下游人员,从业者超过160万人;“黑产”可利用的因倒卖、遗失等原因而游离在市场上的身份证,约1000万张;“三件套”、“四件套”(身份证、手机卡、银行卡、网银盾)市场倒卖报价,500元到1200元不等;“黑产”在2016年造成的银行卡欺诈同比增长率约40%;网络“黑产”年产值约1100亿元。

腾讯“守护者计划”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反电信网络诈骗大数据报告》显示,基于2017年7月-2017年9月三个月的诈骗发生情况进行综合分析表示,第三季度诈骗电话拨打1.97亿次,环比下降34%。

如今传统的金融企业一般会采取“黑白名单”、基于规则的防范机制以及通过自有业务数据进行分析建模等传统方式来做风控。但这些方式往往存在滞后性、机制僵化和数据不全面等弊病,导致金融风控只能做到一定程度的“未雨绸缪”,起不到真正的全面风险控制。

  上述年产值数据,也可被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副总裁杜跃进的估算验证。杜跃进表示,中国现在网络黑灰产业一年的产值千亿,而做网络安全的全部产值不到300亿。

电话诈骗虽说数量正在减少,但依然嚣张。

而一些互联网金融公司以互联网思维来做互联网金融业务,比如P2P、消费金融等,流量至上的原则往往会带来风控的危机。缺乏多维度数据支持以及风控模型的迭代验证,互联网金融的风控步履维艰,行业坏账率居高不下。

  一名反欺诈相关从业人员称,部分“黑产”从业者利用大数据的能力甚至超过一些知名互联网企业,他们能够精准地获取数据,进行精确诈骗。

恐吓、色情、羊毛,黑产的套路与骗术

对于绝大多数平台、尤其是科技力量相对薄弱的金融机构来说,在反欺诈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难题,就是单靠一家平台的风险信息收集、分析,以及依托业务系统的严密布控,显然无法杜绝欺诈风险案件向行业内其他金融机构的蔓延。根据单一的业务数据信息从根本上就没办法判定是否属于欺诈。

  更有甚者,“黑产”还会开培训班,在网上招募学员,比如为信用卡提额套现发展下线,还打出“包教包会、教不会下期免费再学”的旗号。

电话诈骗和网络黑产已经形成了一条严密的产业链,里面有非常细致的套路。恐吓、色情、羊毛往往是最能抓住人心的套路。

而基于用户行为的大数据反欺诈服务恰好可以成为金融行业现有风控体系的强力补充。以极光大数据提供的反欺诈服务为例,这套体系以用户的行为数据为基础,从移动应用使用习惯、线下活动习惯、特定领域“互联网+”行为习惯等多个维度对用户的风险等级进行评估,全面提供用户在各个维度的行为信息识别及网络分析服务,进而为金融企业的借贷行为及产品决策提供建议。

本文由皇家赌场hj18-澳门皇家赌场网址「首页」发布于 社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大部分互联网金融公司都在默认着这群「羊毛党

相关阅读